1. 软文推广平台 > 小红书 >

《软文推广软件》在防治疫情的过程中,容易出

《软文推广软件》在防治疫情的过程中,容易出现哪些违法犯罪行为?

妨害防疫工作的话,很有可能导致以下罪名:

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故意传播突发传染病病原体,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按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

患有突发传染病或者疑似突发传染病而拒绝接受检疫强制隔离或者治疗,过失造成传染病传播,情节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按照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

这里分为故意和过失两种情形,第一种主要指的是类似邮寄炭疽杆菌的情形,第二种则是指个体疑似患病时不接受隔离治疗的,这类定过失,个人认为如果确实患病还乱跑,恶意传播的定第一种也没问题,只不过大家都惜命,这类疯子很少见罢了。至于吃野味,则不会定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详细可见另一回答若第一个获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患者是通过违法行为吃野味而患病,那是否要追究其法律责任?

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生产销售假药罪或者生产销售劣药罪

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期间,生产销售伪劣的防治防护产品物资,或者生产销售用于防治传染病的假药劣药,构成犯罪的,分别依照刑法第一百四十条第一百四十一条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生产销售假药罪或者生产销售劣药罪定罪,依法从重罚。

生产销售伪劣产品不等于生产销售不符合国家保障人体健康标准的产品,后者会定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而前者,如果真的有人回收二手口罩再次处理销售,或许会在上文所述第一个罪名和这个罪名里摇摆。

非法经营罪

违反国家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期间有关市场经营价格管理等规定,哄抬物价牟取暴利,严重扰乱市场秩序,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依法从重处罚。

这是非常普遍的情形,比如这一次的口罩涨价,就属于很明确的非法经营行为,而一旦达到“数额较大”,也就是“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三万元以上的”,就属于情节严重的,可以依法定非法经营罪。

但是如果店家明明有货而不卖给你,那么这种行为并不一定违法犯罪,具体可以参见另一个回答:

连锁药店称没有医用口罩,可以举报吗?

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

编造与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有关的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此类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的规定,以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定罪处罚。

这是个古早罪名了,现在又新增了一个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两者的区别和沿革可以看我的另一个回答:那些造谣传谣的人都是怎么想的?法律会如何制裁他们?

滥用职权罪或者玩忽职守罪

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工作中,负有组织协调指挥灾害调查控制医疗救治信息传递交通运输物资保障等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的规定,以滥用职权罪或者玩忽职守罪定罪处罚。

传染病防治失职罪

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期间,从事传染病防治的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的工作人员,或者在受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委托代表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行使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或者虽未列入政府卫生行政部门人员编制但在政府卫生行政部门从事公务的人员,在代表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行使职权时,严重不负责任,导致传染病传播或者流行,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四百零九条的规定,以传染病防治失职罪定罪处罚。

上面两个罪名指的都是身负公职或者虽然没有公职但是行使公权的人,尤其是第项里的“情节严重”的情形里就包括“隐瞒缓报谎报或者授意指使强令他人隐瞒缓报谎报疫情灾情,造成传染范围扩大或者疫情灾情加重的”。

简单罗列了六种常见的情况,罪名肯定不全,但是可能出现的情况都在这里了。

以上。

在防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期间,我们经常能看到以下新闻:

小作坊生产伪劣防护用品

网店销售假冒伪劣口罩

商超哄抬物价牟取暴利

高度疑似病例因不满而故意在医生身边咳嗽

在预防和防治疫情中失职的公职人员

对于以上涉嫌犯罪的,刑法和相关司法解释已经有规范。在抗击流行病方面,法律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一个框架性的法律规范,想去抗击流行病几乎寸步难行。麦读君总结了与防治疫情相关的个罪名,点击下方可以查看所有法条依据及更多相关内容:

麦读:专业普法|「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治有法可依,共涉及类个罪名

一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故意传播突发传染病病原体,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按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

二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患有突发传染病或者疑似突发传染病而拒绝接受检疫强制隔离或者治疗,过失造成传染病传播,情节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按照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

三四五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生产销售假药罪;生产销售劣药罪

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期间,生产销售伪劣的防治防护产品物资,或者生产销售用于防治传染病的假药劣药,构成犯罪的,分别依照刑法第一百四十条第一百四十一条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生产销售假药罪或者生产销售劣药罪定罪,依法从重处罚。

六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

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期间,生产用于防治传染病的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或者销售明知是用于防治传染病的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不具有防护救治功能,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依照刑法第一百四十五条的规定,以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定罪,依法从重处罚。

七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

医疗机构或者个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系前款规定的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而购买并有偿使用的,以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定罪,依法从重处罚。

八九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

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工作中,由于严重不负责任或者滥用职权,造成国有公司企业破产或者严重损失,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依照刑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的规定,以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或者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定罪处罚。

十虚假广告罪

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违反国家规定,假借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名义,利用广告对所推销的商品或者服务作虚假宣传,致使多人上当受骗,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二条的规定,以虚假广告罪定罪处罚。

十一非法经营罪

违反国家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期间有关市场经营价格管理等规定,哄抬物价牟取暴利,严重扰乱市场秩序,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依法从重处罚。

十二诈骗罪

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期间,假借研制生产或者销售用于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用品的名义,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依照刑法有关诈骗罪的规定定罪,依法从重处罚。

十三妨害公务罪

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为防治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而采取的防疫检疫强制隔离隔离治疗等预防控制措施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的规定,以妨害公务罪定罪处罚。

十四十五十六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抢劫罪

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期间,聚众“打砸抢”,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刑法第二百八十九条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以故意伤害罪或者故意杀人罪定罪,依法从重处罚。对毁坏或者抢走公私财物的首要分子,依照刑法第二百八十九条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以抢劫罪定罪,依法从重处罚。

十七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

编造与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有关的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此类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的规定,以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定罪处罚。

十八十九煽动分裂国家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利用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制造传播谣言,煽动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或者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依照刑法第一百零三条第二款第一百零五条第二款的规定,以煽动分裂国家罪或者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定罪处罚。

二十寻衅滋事罪

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期间,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或者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的规定,以寻衅滋事罪定罪,依法从重处罚。

二十一非法行医罪

未取得医师执业资格非法行医,具有造成突发传染病病人病原携带者疑似突发传染病病人贻误诊治或者造成交叉感染等严重情节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以非法行医罪定罪,依法从重处罚。

二十二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

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等国家有关规定,向土地水体大气排放倾倒或者处置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危险废物,造成突发传染病传播等重大环境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的规定,以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定罪处罚。

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贪污罪;侵占罪;挪用公款罪;挪用资金罪

贪污侵占用于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款物或者挪用归个人使用,构成犯罪的,分别依照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二百七十一条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二百七十二条的规定,以贪污罪侵占罪挪用公款罪挪用资金罪定罪,依法从重处罚。

二十七挪用特定款物罪

挪用用于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救灾优抚救济等款物,构成犯罪的,对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刑法第二百七十三条的规定,以挪用特定款物罪定罪处罚。

二十八二十九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

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工作中,负有组织协调指挥灾害调查控制医疗救治信息传递交通运输物资保障等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的规定,以滥用职权罪或者玩忽职守罪定罪处罚。

三十传染病防治失职罪

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期间,从事传染病防治的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的工作人员,或者在受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委托代表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行使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或者虽未列入政府卫生行政部门人员编制但在政府卫生行政部门从事公务的人员,在代表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行使职权时,严重不负责任,导致传染病传播或者流行,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四百零九条的规定,以传染病防治失职罪定罪处罚。

三十一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作为已经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人,应该无条件的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配合隔离治疗,若拒绝配合的,极有可能因违反《刑法》第三百三十条的规定,从而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最高可判处年有期徒刑。

三十二故意伤害罪

已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病人以及密切接触者应当无条件的配合有关组织采取的隔离治疗措施,若在隔离治疗过程中,以暴力抗拒隔离的,而致使相关公务人员的身体受到伤害的,可能会违反《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的规定,从而涉嫌“故意伤害罪”,最高可判死刑。

三十三渎职犯罪

在防治“新型冠状病毒”工作中,政府相关部门的责任人员负有领导组织和实施的重任,若有严重不负责任,不采取或不正确采取预防控制措施的;或者采用隐瞒谎报或者授意他人隐瞒谎报疫情等渎职行为,造成“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或流行,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可能会涉嫌违反《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规定,从而构成渎职犯罪,最高可能被判年有期徒刑。

月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简称:卫健委)发布公告年第号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

随着卫健委年号文的出台,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后,很多违法行为将可以采取《刑法》的规定来进行打击。妨碍疫情控制不只是一种违反治安管理的违法行为,而是上升为一种犯罪行为。

例如:“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作为已经感染或疑似“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人,应该无条件的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配合隔离治疗,若拒绝配合的,极有可能因违反《刑法》第三百三十条的规定,从而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最高可判处年有期徒刑。

相关法条

《刑法》第三百三十条

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引起甲类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四拒绝执行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的。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一》第四十九条

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引起甲类或者按照甲类管理的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

…四拒绝执行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的。

本条和本规定第五十条规定的&#;甲类传染病&#;,是指鼠疫霍乱;&#;按甲类管理的传染病&#;,是指乙类传染病中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炭疽中的肺炭疽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以及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根据需要报经国务院批准公布实施的其他需要按甲类管理的乙类传染病和突发原因不明的传染病。

“危害公共安全罪”

若明知自己已被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或疑似病人,在公共场所故意向不特定的人打喷嚏并故意传播病毒或者通过其他方式故意投放病毒的,致使多人被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可能涉嫌违反《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的规定,从而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最高将被判处死刑。

相关法条

《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

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编造故意传播虚假的恐怖信息罪”

如今,网络信息极其发达,造谣的成本也非常低,总有人传播一些看似真实,实则子虚乌有的消息。若社会公众编造传播关于疫情的虚假信息扰乱社会秩序,则可能涉嫌违反《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的规定,从而构成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最高可被判处年有期徒刑。因此,建议大家,对于网上来源不明或未经核实的信息,还是不要轻易相信随意转发,做到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

相关法条

《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

在疫情爆发的时期,人人都想着加强自身的卫生防护工作。有的不法商家瞄准了这个机会,生产一些不符合安全标准的医用防护器材谋取利益,例如一些不符合安全标准的口罩,回收利用的却无法起到应有的防护作用的医用器材等等。该种行为将有可能涉嫌「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医用器材罪」

相关法条

《刑法》第一百四十五条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

生产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后果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我觉得有一点很重要,但是也被公众忽略的,那就是武汉返乡人员信息登记泄露。

冠状病毒爆发以来,本着配合相关调查,团结一致对抗病毒。很多从武汉返乡的工作者大学生都收到了当地社区的电话或者填写了一些与个人信息有关的调查表。

但是谁能想到,这种身份证号码家庭住址电话号码等相关的个人隐私却堂而皇之地在朋友圈微信群当中泄露

武汉作为九省通衢的城市,流动人口数量庞大。作为武汉返乡人员,我们非常能够理解当地的担心,我们非常愿意配合当地进行的所有调查,若要进行任何的消毒体检甚至隔离我们都完全能够接受。对于前期的信息收集,绝大部分的武汉返乡人员都进行了配合。

病毒的扩散,请记住,我们是受害者,而不是加害人。

我们非常愿意我们的信息在官方进行收集和调研,而绝不愿意我们的信息进行这种民间的堂而皇之的传播。

首先,这种民间的传播除了可以被不法分子所利用之外,起不到任何有效的效果。难道传播这种返乡人员的个人隐私之后,你走在大街上就知道谁是从武汉回来的?

退一万步说,如果只是泄露我们的姓名地区,没有涉及到具体的身份证号,家庭住址,我们也不会这么愤怒。

就算想隔绝所有的武汉返乡人员,你收集他人的身份证号家庭住址和电话号码有什么作用?

其次,恶意传播病毒是一种违法行为,恶意传播他人隐私也是一种违法行为。

////

这种情况算不算违法?总感觉现在有些地方矫枉过正了。

谁回答?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4ru.cn//1044.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rwyx520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