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软文推广平台 > 自媒体推广 >

〖做网络推广好吗〗粤语、吴语都造了或正在造

〖做网络推广好吗〗粤语、吴语都造了或正在造自己的文字,官话体系的方言有必要造自己的文字吗?

首先,要考证本字,穷尽本身的确就是汉语来源的后,然后其它实在无法确认的和确定的非汉语来源底层词汇才有造字的需要。当然,这项工作,没有历史语言学音韵学文字学类型学等的扎实基础和严格训练,是无从谈起的。

在现代,造字不成问题,让你的新字在信息平台上正常运作才是最主要的问题。方言字你可以造成百上千个,但是电脑上一个都不能显示出来也没什么大用。

根本没必要造字,《汉语大字典》第二版九卷本收录,个楷书单字。只怕你拿不定主意用哪个字恰当,而轮不到再去造轮子。

浩瀚的汉字海洋摆在面前可以做什么?

寻找粤语中汉语来源的词汇的“本字”或定义出相对恰当的“推荐用字”。

为粤语中非汉语来源的古百越底层词汇定义出相对恰当的“推荐用字”。

为拟声词配出相对恰当的写法。

寻找粤语中汉语来源的词汇的“本字”或定义出相对恰当的“推荐用字”。

有些词汇的“本字”比较显而易见。

屙屎拉屎:í

屙尿撒尿:&#;ī

屙屁放屁:ē,指正常的生理现象,无贬义

放屁放屁:ōē,除指“屙屁”意思外,还指说话如放屁,贬义

璺问:ā

㞘:

打爛砂盆璺到㞘打破的砂锅裂纹一直延伸到锅的底部&;打烂砂盆问到㞘同音写成“问”,引申为一直追问到底

上图这圈绿色的心形,是细心地把装饰调料糁上去的。

糁:á,同“审”。

“橛”读ū,在粤语中用作量词,意思是被分割开的一段东西。“黃瓜打狗,毋見半橛”。

黄䘆:ú,广州话里表示“蚯蚓”á的历史词汇。

“屈”字实际有两个读音,一个是“委屈”á,另一个是“屈头路”āō,意思是“断头路”,不通的死路。

为什么粤语中有很多不认识的汉字?​

粤语发音对应的字,和汉字有什么区别?​

为何部分粤语使用者在知乎以繁体字书写粤语?​

为粤语中非汉语来源的古百越底层词汇定义出相对恰当的“推荐用字”。

秦朝及先秦时代,华南/东南沿海居住的是百越民族,秦末赵佗南平百越,岭南地区开启了汉化之路。

为什么现代方言基本上都在传承隋唐以后的中古汉语?难道隋唐以前不存在任何方言吗?​

如何看待北京作家刘仰月日在微博发表关于“粤语文字化”的威胁论?​

中国及朝鲜半岛出土了大量的秦汉至于隋唐时期的简牍和文书,其中反映的哪些历史信息让你印象深刻?​

百越民族本来就是华南和东南沿海的土著,世纪的现代粤语存在古百越语底层词汇/部分语音或语法特征是非常容易理解的,这些残留的非汉语成分,只会比中古汉语的存古特征成分,年代更为久远。

粤语含有百越底层成分从来都不是原罪,也无须遮遮掩掩。,有些拿这个说事的éā(新青年),只会说“粤语有大量百越词汇”,问他能否给我量化出来都有哪些,一秒ē(沉默)。你以为我是故意刁难这班á(兄♂贵)么。

当然不会,我是如此友善,同学也知我品性善良。我是真心想他们给我枚举出来,这样就方便去配字了。

,出来之后,广州话所有有效音节都会展示出来,届时也能发现超纲音节。底层词汇并非汉语,并无“本字”可言,但!

不就是á而已,根本用不着造字,找字就好了。椂柚,感觉好棒棒,用了顾野王《玉篇》里的一个字来标记一个合璧词。

官话里也有这种骚操作。例如另一个答案提到的“找”字,本读á普通话/广州话,ǎ音则没有字音来源。

“这/這”字倒是相对容易看出来是个疑母字。

現今普通話的用字哪些不是本字?​

为拟声词配出相对恰当的写法。

看这篇推文就好了:《üōō,ŏĭ》

选字除了注意音义尽可能贴合以外,还需要注意编码,避开~的汉字。

无需安装任何字体即可在任意终端上看到这个字,才是终极奥义。

什么,你问这些“生僻字”怎么输入?

输入任意汉字,从来都不是问题,不管是在还是或者是和。

小白如何理解输入法的优秀?​

,为粤语输入注入强大动力​

那么剩下的用现有汉字写不出来不存在这种情况

《汉语大字典》第二版九卷本收录,字《通用规范汉字表》版收录,字,个你不认识的【汉字】,例如:“佢”“哋”“嚟”“嘅”“係”“咩”。

来来来,想要更多的【口字旁的“表音文字”】吗?《汉语大字典》里多多益善,看看这些【口字旁的“表音文字”】,出自什么古籍,好吗?

荷达:粵語拼音方案​

官话也有本来写不出来的字,套个不相关的字,然后转正,这种方法也常见。

找:【集韻】胡瓜切,音華。與划同。舟進竿謂之划。【正韻】撥進船也。本意“划船”。

脖:【廣韻】蒲沒切,音勃。胦臍。【玉篇】脖,胦。本意“肚脐眼”。

这:【廣韻】魚變切【集韻】牛堰切,音彥。【玉篇】迎也。本意“迎接“。音义都不对

官话体系已有的方言字:

们这您咋甭哪吗吧啥咱么瞅怼怂吃和没妞忒垃圾搞…

您看看还缺啥,有需要可以继续造,没问题。

每个方言都有方言字,官话也有,从有汉字起就开造方言字,史书有记载,杨雄的方言是专门记录方言的字典,自造方字始终贯穿汉字历史,是正常的语言和文字都互动行为。

北方方言的“啥”“咋”“甭”不是吗?

你不知道不代表不存在

实际上你翻开任何一本官话区的地方志,都可以在语言文字部分找到大量只能用生僻字书写的当地词汇,或者表达方式远不同于普通话的词汇

以上是山东一些地方志上的当地方言词汇,这还只是名词和动词,要是带上当地特有的语法写成完整的句子,给其他地区人的的观感可能也会接近粤语了。考虑到编纂县志是一个长期且持续的过程,这些方言词汇的对应文字写法也可以认为早已存在,不需要再“造自己的文字”了。

只不过大部分官话区的方言文字并没有正式进入日常公共空间的机会,不像粤语可以以香港为基地登堂入室深度介入日常公共空间的运作。如果非要说强行使用这些方言词汇对应的文字写法,可能增加的沟通成本损失会远大于那点文化意义。

哪個方言沒個方言字了,粵語吴語的本土字很多還是在古籍上找的,官話裡的您沒的不就是嗎?基本上電腦都有收錄,真正大規模的造字從來沒有,粵語裡也只有咗嘢哋算得上。

當人有錢以後才會想著文雅點,自然想著在方言上花點心思,至於怎麼有文化,政治用語的變化就很能體現:

合家歡樂→闔家歡樂

及→暨

不止→啻

和→同/仝

畢竟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

吴语是有自己文字的,以前电视新闻报道过。出土过一块石碑,用吴语写的。在古代也分官话和方言的。有些东西或者事情用方言可以解释说清,用普通话就失去了其中的韵味。我们推广普通话是为了全中国人民能更顺畅的交流。但放弃方言就普通忘记历史……不明智

方言字使用度最高的是说粤语的人。吴语不存在标准音,所以造了字也没用,也不希望造字。

官话已有配套汉字,还要造啥?

方言该消灭就消灭,该进博物馆进博物馆。

书同文,车同轨。

可以有方言字,但是不该形成体系。为什么欧洲四分五裂而中国却是分久必合,就是因为中国有统一的文字。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4ru.cn//990.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rwyx520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